电脑端 手机版

看到妈为她担心成这个样子便不敢显露

发布于:2020/10/12 11:25:48

柳珠这次在手机上看到她妈的电话显示,接了,因为她在后门外把舅舅说的话听得个清楚,广州侦探看到妈为她担心成这个样子便不敢显露,便照着舅舅那话的路数和她妈聊开了。“----都快结婚了,怎么又想起要出去打工,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,你心里头倒底在想些啥子?”“和你一样,心里头想的都是钱!”“想钱不对吗?钱多好办事!”“你到好办事,可柳和他拿不出那么多钱。”“那他得去想办法借,现在不找他多要点,以后就别再指望他能拿钱出来了。”“你再坚持这样,人家就不要我了。”“那就正好去找一个有钱点的,”“你说啥呀?你生个女儿来就是卖钱的?还想卖个好价钱?”“我还不是为了你和你弟。”“你这样做就是逼我去跳塘,反正我已经跳过一次,是他把我从塘里救起来的,我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,你再找他要那么多钱,就是再逼我跳塘,那时候你一分钱都得不到。”她那妈虽然是把钱看得重了些,可还是把自家女儿看得更加的重要。“你给妈乘乘地回来,妈不要钱了,我只要你好好的活起在,我的小祖宗呀----”她妈象是怕了,她听出妈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哽咽,还有些个发颤,她好生不忍,她怕把她妈吓着了。“妈!妈----你别担心,我回来,我回来,我回来就去看你!”“那你就一定呦!你只要回来,妈就由着你,既然都已经是他的人了,再说钱的事就难听了,回来吧!妈的乘女儿----”

他们得到了她妈的认可,她妈也没让他们过多的花费。他们开始计划起小日子来,他按照舅舅的意思,还是打算先把三间房屋修整一下----

不幸中的大幸

“柳珠,你咋就伤得那么严重,受得了吗?”“妈,我没事,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!”柳珠妈看到柳珠睡在病床上,脸色苍白,一点血色都没有,嘴唇干得飞起一块一块的唇膜,说话都不太带劲,心中好生心痛。这就是那个为了女儿,连彩礼都可以不要的妈妈。她用手抹着眼里不断向外流着的泪水。“还好好的,我听医生说你肋骨都断了两根,脾脏还受了影响,左腿骨也是断了的,你以后怎么过哟!”“妈别难过,女儿会好的,没多大个事。”

其实柳珠还是很痛苦的,但是她看到妈妈为她担心成这个样子,便不敢显露出来。她也很坚强,她心里还担心着他。“妈,柳和的伤也不轻,你去看看嘛!”“别提他了,当初要是不嫁给他----”“妈,不要这样说,他对我很好的,舅舅也很好,我与柳和住在医院全靠舅舅----”

说曹操,曹操就到,舅舅也就在这个时候到病房来了,“亲家母,几时来的?”

“来了一阵了,舅舅,辛苦你了!”“你太客气了!我妹妹、妹夫都死得早,留下这柳和都是我养大的,跟我的儿子没啥差别,我来照看他们也是份内之事。倒是让亲家母担心了。”柳珠妈看到舅舅那么客气,一下子心里平和了许多,对柳和的怨气也没那么重了。“你也客气了!他们都是我的女儿、女婿,那有不担心的。不过我想知道,他们是咋出的事?”

“他们不是在修房子吗,为了节约费用,有些事就自己做,尽量少请人工。出事那天:他俩从豹溪河外的沙滩上,用推车推了一推车沙,柳和在后面掌着两个车把手推着,柳珠在前面用纯子拉着。差不多都快到家了。

突然间脚下的路垮塌了,人和车都顺着那垮塌的缺口,摔滚到了坡下。柳珠伤得还不是很重,柳和的腰却担在一块很大的石头上,而且还处在危险的边沿,如果稍一翻身,就有可能掉到更危险的坡下。她看见了,她甚是担心,急忙去拽着他的手,死命地往里拉,拉到安全一点的地方,才让他躺下。

柳珠离开了柳和,她要去找人来救援他。刚寻到一条可以上去的路时,陡然间一棵翻了蔸的大树从坡上面滚了下来,柳珠躲避不及,就遭受到了那粗壮树干的滚压----”

柳珠的妈妈边听边哭,听到这里便捧着柳珠的脸大声地喊叫起来“我的湘儿呐----”“亲家母你别伤心了,当心哭坏了身子。虽说这是件惨事,却也是不幸中的大幸——最终还是捡回了他俩的性命,应该感谢祖宗的保佑才是----”
 

文章来源:广州私家调查 http://www.gzzhentanshe.com
上一条:娶媳妇就是为了伺候公婆和丈夫的吗     |     下一条:没有了!